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6 Reads)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閒暇週末,我走進了兒時的村莊田野,尋覓路邊、田埂、河坡、塘畔長的那些零星野菜。 野菜的美麗和脫俗,是這個時節她對早春的打扮。從不在乎生存的空間,從不期望和春同行多遠,她總是在融化的雪水還沒有浸透外套時,就急匆匆地向外趕,從冬的破縫中硬是把第一縷春光收入懷中。不管春寒料峭,她總是氣宇軒昂地在田野上,從不動搖,從不感到孤獨。那是她對春的無限等待和一生的眷戀,那是她曾經的誓言和表白:她要爭當春天百草的前哨! 野菜花開了,春天的氣息更濃了。馬蘭、蕨菜、薺菜、地菜、野芹、馬齒莧、苣?菜、蒲公英……薺菜花白色,開時像一把小傘,它應該是春天的第一朵了;馬蘭花紫色,形狀似蝴蝶;苣?菜花黃色,如菊花般綻放,其它野菜的花期要靠後一點。小時候,媽媽叫我放學後挑野菜,我十分高興,手拎一個裝菜的藍子,帶上一把鋸鐮刀,走到田野裡,不要細找,隨處可見,挑采時,一隻手抓住匍匐在地上的葉子,一隻手用鋸鐮刀在它的根部輕輕地一拉,不一會兒,筐子裡的野菜就裝滿了。 野菜的純香不僅是花香,而且根莖葉都含有清香味。汪曾祺在《人間草木》中說,他祖母每年將肥嫩的馬齒莧摘下晾乾,過年時作包子餡心。她是吃長齋的,這種包子只有她一個人吃。“我有時從她的盤子裡拿一個,蘸了香油吃,挺香。馬齒莧有點淡淡的酸味。”我也回想起那酸酸的味道了。從田野裡把它挑回家,用清水洗乾淨,用沸水焯掉澀汁,撈出後切成細細小段放入盤中,拌入細鹽、米醋、麻油、生薑米、蒜泥,這碧綠的小菜,真是清淡爽口。馬齒莧切碎與雞蛋同炒,也是下酒的好菜。薺菜就更不要說了,它能涼血止血、補虛健脾,特別是用它作春卷的主料,食時那種清香味會讓你久久揮之不去。這時你就能真正知道那裡面捲著的是春的開始和鄉土的純樸! 我對吃野菜是充滿感恩之情的,那是在那個年代,母親和我們一起把野菜莖葉剁碎煮飯吃。那期間不少飢餓的日子,就是在野菜的幫助下度過的。現在我走在鄉村田野裡,看見野菜都會有一種溫暖和親切的東西從心裡湧出來,都想伸手去觸摸它們。但願那片土地多年後仍能保持著豐富秀美,仍有那濃郁的野菜清香迎面飄來。 文章來源:Ayawawa 楊冰陽 |陳保才:微觀愛情 | 聚焦亞健康 |張閎的BLOG:午夜單行道 | Peacock Blog - Gralnick's Shuttle diary |徐湘毅 | 王剛的BLOG |Ms 甄 | E-journal, |葉茂中這廝的營銷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