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6 Reads)
薩那古城(Old City of Sana'a)   1986年根據世界文化遺產遴選標準C(IV)(V)(VI)薩那古城被列入《世界遺產目錄》。   世界遺產委員會評價:   薩那位於海拔2200米的山谷裡,當地居民已居住了2500餘年。在7世紀和8世紀期間, 此城變成了伊斯蘭教的重要傳播中心。其中的政治和文化遺產包括106座清真寺,12座哈瑪姆寺和6500間會所,全部建於11世紀前。薩那城的多層塔和廟增添了景點的美麗。 簡介   薩那古城,位於也門首都薩那的東部,坐落在也門共和國西部海拔為2350米高的高原盆地中(另一資料:位於海拔2200米的山谷裡)。同時又地處穿越也門山脈的主要交通線上,與非洲之角遙相呼應。紅海與印度洋在此處匯聚在一起,這一區域是古代阿拉伯人生活的心臟地區。這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素有「阿拉伯明珠」、「春城」的美稱。薩那古城是伊斯蘭阿拉伯建築風格的典型代表,且整個古城內的建築都保存得完好無損,整座古城看上去宛如雕塑和繪畫作品一樣美麗,風韻無限。 歷史變革   薩那古城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另一資料:當地居民已居住了2500餘年),自古就是阿拉伯半島的交通要衝。早在公元前10世紀,薩那就是薩巴王國的一個要塞。公元2世紀薩那古城逐漸成為此地宗教和貿易中心。薩那城堡建於古代薩巴王國之地。公元3世紀,在城堡外西南面修建了著名的古丹宮。薩那城則是圍繞著這些公共建築發展而來,先是在東面,之後向西擴展。公元4世紀,這裡已成為也門政治、經濟和宗教中心。公元6世紀時為赫米葉爾王朝首府。公元525至527年,埃塞俄比亞人為防範基督徒入侵,佔領了薩那和也門高地,但不久即被波斯人逐走。自公元628年起,伊斯蘭勢力逐漸滲透到阿拉伯半島南部。薩那成為伊斯蘭教義在利比亞到伊拉克之間廣大地區的主要傳播中心。公元7世紀初,城市規模迅速擴大。自公元628年起,伊斯蘭勢力逐漸滲透到阿拉伯半島南部。薩那成為伊斯蘭教義在利比亞到伊拉克之間廣大地區的主要傳播中心。630年在古丹宮西側蓋建了大清真寺。公元8到9世紀,巴格達的阿巴斯德統治期間,薩那北部建立了一座王宮。898年,也門歷史上最主要的穆斯林教派,載德「伊瑪目」教派成立。公元11世紀時城內已有106座清真寺、12個浴場和6500座民居。薩那城的多層塔和廟增添了景點的美麗。公元12和13世紀,阿尤布王朝時期,在大清真寺西又蓋了一座王宮。1597年奧斯曼統治初期,在城西建清真寺,在城北建住宅區。   相傳公元前1世紀(另一資料:公元1世紀),世界上第一座摩天大樓——高約100米的霍姆丹宮便在薩那落成。至今仍保存有霍姆丹宮殘骸,其輪廓仍隱約看得出來。整個宮殿高達20多層,四角分別用白、黃、紅、黑四色大理石砌成,呈正方形。塔頂有一間客廳,每一角都有一頭石獅把守,屋頂是用一塊高20米的整塊大理石加工而成的。   哈吉爾宮修建於希木爾王朝時期,位於薩那西北部。整個宮殿建造在—塊完整的巨石上,故有「石頭宮」的稱號。整個建築高達6層,宏偉壯觀,宮中有一水池,是當年伊瑪姆欣賞宮女們洗澡的地方。 建築風格   薩那古城的樓堂屋宇用石頭壘砌而成,其中青石、白石、黃石佔大多數,莊嚴而又穩固。薩那古城清晰可辨的住宅塔樓和古清真寺巨人的穹頂、挺拔的宣禮尖塔,掩映著環繞在周圍的碧綠的群山,組合成完美的整體,遠遠望去,宛若仙境。薩那最醒目的建築是大清真寺,建於公元7世紀,據說是用從霍姆丹宮拆下的材料建成。清真寺塔尖高聳入雲,十分宏偉壯觀。   薩那古城建築風格獨特,城內的住宅一般都是傳統塔樓式,建築材料一般也採用青石、白石或紅石。石牆上雕刻著精美的圖案和花紋。窗戶的上半部為圓拱形,用窗稜裝飾出多種圖案,鑲嵌著彩色玻璃窗。多層住宅一般是富裕人家,層數越多,表明主人的身份越高。最高的住宅有9層。   作為極易損壞的同時期社會變遷遺物,薩那房舍已經成為經典的、獨一無二的傳統人類活動文化遺產。薩那市內星羅棋布的街道是按公私不同用途區分的,從城門到住宅街門,從主要街道到集市,這種分類避免了城市規劃的雜亂無章。另外還有許多花園與城市融為一體。 城市結構   薩那市內星羅棋布的街道是按公私不同用途區分的。從城門到住宅街門,從主要街道到集市,這種分類避免了城市規劃的雜亂無章。另外還有許多花園與城市融為一體。城牆環繞著一塊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各種各樣的建築材料-石頭、磚、土坯、大理石、彩色玻璃-將不同的材料縫隙、顏色、紋理和諧地同時顯現出來。塔樓式的住宅,悅目的褐色牆面以及粉刷其上的耀眼白色,與清真寺的尖塔和圓形穹頂相映生輝。   薩那古城提供了一種建築風格總體一致的典範,其設計和各個細節反映了具有伊斯蘭早期空間特色的一種有序結構,這種結構隨時光流逝而日漸珍貴,符合世界文化遺產遴選標準C(IV):可作為一種建築或建築群或景觀的傑出範例,展示出入類歷史上一個(或幾個)重要階段。作為極易損壞的同時期社會變遷遺物,薩那房舍已經成為經典的、獨一無二的傳統人類活動文化遺產,符合世界文化遺產遴選標準C(V):可作為傳統的人類居住地或使用地的傑出範例,代表一種(或幾種)文化,尤其在不可逆轉之變化的影響下變得易於損壞。薩那古城又是回歷初年伊斯蘭教義四處傳播最直接最實際的見證,符合世界文化遺產遴選標準C(VI):與具特殊普遍意義的事件或現行傳統或思想或信仰或文學藝術作品有直接或實質的聯繫。   薩那古城建築風格總體-致的典範,其設計和各個細節,其房舍均已成為經典的、獨一無二的傳統人類活動文化遺產,是回歷初年伊斯蘭教義四處傳播最直接、最實際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