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Jan 2012 | 一般
出差或外出旅行時,最讓人頭痛的問題,是攜回公司的禮物。由於可以使用的預算有限,自然不可能贈送給每一位有關係的人。此時你必須做的選擇是,贈送少數幾人價錢高的禮物,抑或贈送大伙便宜的禮物。 毫無疑問的,贈送大伙薄禮一份是較理想的選擇。究其原因,系因為接獲者和未獲得禮物者之間的差距將縮小。既然無法贈送全體同事,當你購買禮物時,就應該考慮到未接獲者的感受。如果購買高價的禮物送給某某人時,此人和未獲得禮物者的差距將受到凸顯。所以,如果是那種類型的禮物,最好別買回公司。 所謂禮物,有時甚至會招意未獲得禮物者的反感,減少自己的人際,至於因此而增加人際的情形幾乎不可能。由於這種禮物只是形式上的東西而已,比起接獲禮物者的高興,「隔壁的人有禮物,我卻沒有」,未獲得禮物者的不高興反而更加強烈。這種負面感受會隨著隔鄰所獲禮物愈高價愈強烈。然而,如果這項禮物微不足道,未獲禮物者的反感至少可以壓抑至最低限度。 對於上班族而言,禮物的贈送方法也是一項重要的能力。雖然大多數人總是無法避免地以上司為中心贈送禮物,那卻是一種蹩腳的方式,對於上司而言,部下在出差過程中獲得的成果遠比任何禮物更為重要。 所以,不如將禮物贈送給平時無出差機會的人們。比方說,儘管和這次出差相關,卻未被當作計劃小組成員的同事們。換言之,人應該為會計、人事、總務等管理部門的人購買禮物。 其中尤其應對為你做出差費計算或保險安排的會計人員好好地表示謝意。 此外,由於出差時行程一般都很緊湊,如果為了斟酌禮物內容浪費時間未免可惜。所以,事先就應決定買什麼東西。

| 27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珠珠發現,年終跳槽似乎已成為一種職場現象。儘管有年終獎、年終禮品,還有來年看得見的職位提升,可還是有人等不及過了春節,選擇了「年終大逃亡」:交上辭職信就走人。因為新公司畫了個更大更圓的餅,因為新公司急著有業務要開展。 於是提早30天交辭職的規定也就顧不上了,曠工就曠工吧,估計新公司也已經允諾了一定的補償。可是,世界很大也很小,更何況同在一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職場混,一個成熟的職場中人,應該在辭職之時多考慮一下自己的離開對原公司可能造成的衝擊,更應該考慮降低自己的辭職成本。 其實辭職是一種藝術。當你決定辭職,不僅對你自己有影響,對同事對上司,甚至對部門都會有影響。所以,最好的做法是直接跟主管提辭呈,而且誠實地說明辭職的原因。有些人可能會選擇欺騙,這種逃避的方法短期或許可以避免尷尬,可萬一很快「穿幫」,給原公司發現真相,難保你的未來信譽不受影響。 第二步,你應該與主管討論,什麼時候讓同事們知道,以及如何將工作合理移交。有的公司為便於工作有嚴謹的代理人制度,交接過程會容易一些。如果沒有這樣的制度,那你在走人之前有5件事是非做不可的。 1.如果你想把屬於自己的檔案帶走,交辭職信前就應該處理好。離開前匆匆忙忙地準備,難逃「瓜田李下」之嫌。 2.任何資料要帶走,先確認是否有知識產權問題,傷害原公司利益的事情不要做。 3.若是進入原公司的競爭公司,盡量少談原公司的競爭策略與業務機密。談論這些雖然可能會暫時性地討得新主的歡心,甚至可能因此提高自己的薪酬與職位,但更會因此而落個背叛與出賣的惡名。 4.避免以負面方式談論原公司,這會影響你在行業內的聲譽。 5.不要積極挖原公司的人進新公司,否則新公司雖然短期獲益,卻會令新公司對你漸生防範之心,怕你再度離職時再挖牆角。 所以,縱使你對公司有強烈不滿,離職要低調。因為外人很難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弄得滿城風雨,不免讓人質疑你的EQ和為人處事的方法。

| 26th Jan 2012 | 一般
拒絕,就是不接受。既然是對別人意願或行為的一種間接的否定,那麼就應該考慮不要把話說絕,應該給別人以台階下。 通常,拒絕應當機立斷,不要含含糊糊,態度暖昧。別人求助於自己,而這個忙不能幫時,就該當場明說。當時拍了胸脯,此後卻一拖再拖,東躲西藏,最後才說沒辦法。這和騙人又有什麼 區別呢? 從語言技巧上說,拒絕有直接拒絕、婉言拒絕、沉默拒絕、迴避拒絕等四個方式。 直接拒絕,就是把拒絕的意思當場明講。這個方法重要的是應當避免態度生硬,說話難聽。在一般情況下,直接拒絕別人,需要把拒絕的原因講明白。可能的話,還可以向對方表達自己的謝意,表示自己對其好意心領神會,藉以表明自己通情達理。 有人對拒絕的借口不屑一顧,實在不夠理智。如果是和別人公務交往中對方送了你現金作為禮品,按規定不能接受,但總不能不近人情地質問對方「用心安在」。不妨採用婉轉的語氣,來拒絕饋贈,如可以說:「某先生,實在要感謝您的美意,但我們規定,不允許接受別人贈送的禮金。實在對不起了,您的錢我不能收。」這樣對方就不好強人所難了。 婉言拒絕,就是用溫和曲折的語言,來表達拒絕。和直接拒絕相比,它更容易被接受。因為它大更大程度上,顧全了被拒絕者的尊嚴。 比如一位先生送內衣給一位關係一般的小姐。如果這位小姐反唇相譏:「這是給您媽買的吧?」那就變成潑婦了。不如婉言相拒,說:「它很漂亮。只不過這種式樣的我男朋友給我買過好幾件了,留著送你女朋友吧。」這麼說,既暗示了自己已經「名花有主」,又提醒對方注意分寸。 沉默拒絕,就是在面對難以回答的問題時,暫時中止「發言」,一言不發。當他人的問題很棘手甚至具有挑釁、侮辱的意味,不妨以靜制動,一言不發,靜觀其變。這種不說「不」字的拒絕,所表達出的無可奉告之意,常常會產生極強的心理上的威懾力。 沉默拒絕法雖然效果明顯,但如果運用不當,難免會「傷人」。所以可以嘗試避而不答、「王顧左右而言他」的方法,也就是「迴避拒絕法」。

| 22nd Jan 2012 | 一般
 或許只有午夜,我的情感才能激發,也或許只有安靜的時候,我才知道什麼是愛!   ——題記   人生如夢,恍然即逝,我不知青春對於我是否已是一枕強加的頭冠,依稀地感覺幾分沉重,18歲的霞彩也已伴隨著昨日的鐘鳴化成了縷輕煙,逝入那冥界無痕之地,而我卻還沒來得及成熟……   欲箋心事,無從下筆……   早就想為自己的親人寫一點什麼,可是我終究沒能寫出,文字是承載心靈最聖潔的元素,而親情是我人生中最神聖的「物質」,可我卻始終沒能把文字彙成那一抹最淡然、最凝重、也最多姿的親情,爸爸媽媽,哥哥姐姐,我真的好……好……,或許我真的不配當你們的摯親,或許我真的不配!   我曾說過我不會輕易的說「愛」,即使對摯親的你們,因為它太重了,壓在心口就如那萬載的玄鐵,而我,卻無力把它撩開,只怕它會讓我難以呼吸,可我終究還是說過一次,卻不是對你們!   歲月的流水已經洗盡了我身上所有的幼稚,沒有稜角,沒有溝壑,平滑得如流星穿破大氣層後的隕石,我以為我原本就是一塊天外飛石,短暫的輝煌之後也只能靜靜地躺在海角天邊,任那時光匆匆潮漲潮落,我的心始終堅若磐石,直到今晚我又進入姐姐的QQ空間!   也不知是否是最近寫文讓我的情感得已宣洩,也不知是否是真的變了,最近的我眸子總是有點鹹澀,像乾涸的泉眼,努力掙扎著想要噴發出哪怕是一滴泉水,可我終究只是天外飛石,被厚厚的黃沙掩沒,我還是沒有落下一滴眼淚!   又回想起十八歲以前我的「名言」:普天之下我只是不會關心兩個人,我與我姐姐!老天一直把我當成一幕幽默的笑料,而我卻還一直在入神的演繹。   失戀後的我開始把全部心思投入親情與理想,那時候我做下了承諾:我要愛姐姐,我要關心姐姐!或許我真的不夠成熟,或許我從來就沒有成熟過,那三天的熱情一過我便又忘記了這個唯一的姐姐,大二的這上半學期我竟然沒有主動給姐姐打過電話聊天,大二的這學期我竟然沒有主動給姐姐發過關心的短信,我以為她會過得很好,至少會比我好,她是那麼安靜,那麼美麗,可熟識心理學的我竟然忘記安靜的背後往往都是洶湧的暗傷!   「這一刻,連眼淚都笑了,還有什麼值得哭泣呢?」這是姐姐空間更新的日誌,或許只能算一句心情!姐姐的文采是那麼的好,就連高考作文都能拿滿分,是什麼讓她的日誌只有簡短的幾個字呢?我知道那只是無言哀思,此時無聲勝有聲,不能用言語表達的痛苦才是真正的痛苦!   「真得好失敗哦,難過了在這都找不到一個可以訴說的人!不想給你打電話,每次都在這時候給你電話,總是讓你看到我那麼脆弱的一面!」這是姐姐回復好友的留言,雖然我知道姐姐的心可能是病若西子,姐姐的心可能弱不禁風,可是我寧願相信姐姐是堅強的,堅強到我竟然不知道她有多受傷!堅強到受傷卻也沒有告訴她唯一的弟弟!堅強到我完全不知道姐姐到底是誰!   姐姐到底是誰?   漂亮,她們學院的院花!幼稚,為一點小事而想要與我爭吵不休!成績好,專業第二!驚艷,我替別人給她送過無數封情書,雖然全被我丟棄!姐姐,比我大一歲半的姐姐!除了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我還知道什麼?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姐姐喜歡什麼顏色?我只知道前女友最愛天藍色!姐姐喜歡吃什麼?我只知道前女友最不喜歡吃辣椒!姐姐心煩什麼?我只知道兄弟朋友心煩為感情、學習與家庭!姐姐最害怕什麼?我只知道兄弟朋友們最害怕被欺騙!姐姐想要我做什麼?我只知道我想姐姐幫我保密我不想讓人知道的一切,包括我受傷,可她卻還是滴露著碩大的淚珠「無情」給父母透露了我受傷的消息!   突然發現姐姐特別習慣用「嘶心裂肺」,突然發現姐姐特別愛說「遙遠」,突然發現我與姐姐之間是那麼的陌生!陌生得我從來沒有給她打過傘,陌生得我從來沒有給她說過謝謝,陌生得我從來不知道她到底是誰!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換來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我不知自己與姐姐是一同修了幾世甚至幾百幾千世才換來的一份姐弟情,我只知道今生姐姐甚至未能掃走我眼眸我餘暉!我的眼裡只有兄弟、友情與理想!   罷了罷了,對不起姐姐的太多太多,今生我已無力償還,我只想對姐姐說,若某日在一個人群雜沓的地方相逢,我只會大聲叫你一聲姐姐!若某日你獨自踟躕雨中,我就是那避雨的傘!若你說你喜歡什麼,我只會告訴你,即使難如天上的星星我也會為你摘!若你有什麼煩心事,我就是那天下最好的傾聽者!若你還有淚水要流,就把他流進我的心海吧!若你還身處在那黑白、清冷、沒有色調、被染上了悲慼之感的屋子裡時,我為會你打開窗戶,為你填充色彩,為你捕獲陽光!若你的靈魂還在惆悵晃動,我會竭力把世界靜止!若你還在回憶中擺脫頹廢,我會幫你撕碎空虛!而我,只希望你一生都叫我弟弟!   姐姐,我的文采始終不如你,我的情感始終不如你,我不知道如何寫出深情的文字來表達我們之間的姐弟情,我只希望我的快樂能與你分享,你的痛苦能讓我承擔!   姐姐,千言萬語只匯成一句話:我愛你,你永遠都是我唯一的姐姐,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姐姐!

| 21st Jan 2012 | 一般
今年農曆九月二十八日,是獨子七歲生日。與往年不同的是,生日的前兩天,他收到了一份來自遠方的特殊禮物——生日賀卡,這是他在南方打工的母親寄來的。打開製作精美的賀卡,賀卡上的貓眼裡,紅燈閃爍吐艷,悅耳動聽的《生日快樂》樂曲,悠然響起;一行註釋著拼音字母的文字映入眼簾:「吾兒:您好!媽很想你!……祝你生日快樂!」兒子靠著拼音字母,讀懂了全部文字,很快,他就喜歡上了這禮物。收放到床頭,每晚睡前總要翻開看上幾遍,聽聽音樂,即使在夜間,夢中醒來時也忘不了打開賀卡,望著閃爍的燈光,久久不願去睡。   兒子已經珍愛起這禮物了!   也難怪,當他剛踏上四歲的年輪的時候,便和我一道,站到春寒料峭的驛站,為母親去南方打工送行,從此,母子天各一方,一直延續到四年後的今天。這期間,儘管書信往來不斷,但第一收信人卻與他無緣,兒子所能親身感受到的母愛,只能是我幾近枯燥的口頭傳遞。雖然每年的春節,他母親總要回來過上十天半個月的,但畢竟相聚共守的時間太短暫,母親的身影,仍如一陣風,匆匆而來又匆匆離去。隨著年齡的增加和對世事的漸懂,他對母愛的渴望與日俱增。   有人說,母子感情的深與淺,靠的是相聚時間的長和短,尤其是在孩子幼小的時候。而我卻發現,兒子與他母親分離的時間越長,他的思念母親的記憶卻愈來愈深。畢竟兒是娘心頭上的一塊肉,血終究濃於水啊!這不,母親寄來的這張生日賀卡,既不好當高級食品品嚐,又不好作玩具戲耍,但兒子卻視若珍寶。往常那種玩具一到手,不是拆,就是摔,沒有幾天便肢殘腿斷面目全非的壞習慣,一下子竟沒了。天資並不過於遲鈍的兒子,也許比我更清楚,這禮物是從很遠的地方、由長年見不上面的母親寄來的。遠離家門獨自苦度打工時光的母親,沒有忘記他的生日和應該給予他的那份童年快樂,更沒有忘記給予他綿綿不絕的情深意長的那份母愛。那出自母親初學之手的拼音字母,那母親樸素無華發自肺腑的祝福話語,每一字、每一句,正在讀一年級的兒子都認識會讀,也懂得這是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相比之下,我買給他的雙層生日蛋糕,他吃過以後竟很少提起。唯有這賀卡,他早呀晚的,就連夜裡,也時常捧在手上翻開看、聽音樂。   「在這充滿情意的賀卡裡,為你描繪出美麗的前景,祝福你幸福、快樂、平安!」兒子熟睡後,我悄悄地翻開賀卡,反覆咀嚼印在賀卡上的這段文字。我的心,頓時感到異樣的凝重:原來,這祝福,很沉甸、很溫馨、也很聖潔,她是人世間最偉大的母愛的凝聚和結晶。此時,我真的為兒子慶幸,慶賀他有一張來自遠方的別人無法得到的生日賀卡。

| 18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幾朵不知名的野花,零星地開放在山坡的樹叢裡,寂寞的樣子讓人憐惜,一條崎嶇的小路無語的延伸,心跳奔跑在腳步的前面,我又回到你的懷抱了——我的家鄉,我嗅到了青草的味道,從山上飄下來,還有隱隱約約的花香!所有的記憶都迎面撲來,夾帶著許多的歡歌笑語!偶而有兩三頭牛站在路旁,抬起頭看我,我衝著它們微笑,一種熟悉的感覺又回到我的心中!一條小河歡快地流淌著,我看見我的童年浸泡在水裡,笑聲擊起的浪花打濕了岸上的青石,奶奶在河邊漂著衣服,滿是皺紋的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許多年了,路邊的山荔枝一樣的枝繁葉茂,那酸酸的味道讓人懷念,遍野的青竹依然搖曳在風中,彷彿在述說著一段往昔!   我又回來了,是的,帶著無比的眷戀和思念,帶著我難於訴說的情懷,又回到我童年生活的地方!   清晨的露珠多像伊人的眼淚,欲滴未滴,晶瑩剔透,滾動在清翠的草尖上,小小的蜻蜓振動它的雙翼,欲言又止,一陣風吹過,露珠打濕了一片土地。奶奶在地裡種上了花生,黑豆和香蕉,每天從清晨到日落,細心地照料著它們;奶奶倚在門口打盹,懷裡抱著針線筐;奶奶在屋後的菜地裡摘回茄子和豆角,煮出誘人的味道;奶奶在夏夜抱我在矮牆上納涼,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有多少傳說從她的口中說出。奶奶帶著我走在田埂上;奶奶帶著我摘山果;奶奶帶著我走很遠的路去大姑家,累了就睡在她的背上!我從沒看見她發愁,儘管她過得辛苦;她總是挺直的腰板,絕不會低頭。她經常會講起她與爺爺的故事,講起老房子的故事,講起她的兒女們的故事,有時笑得眼淚直流。   風吹過甘蔗林的聲音自遠而近,沙沙沙,沙沙沙,遙遠而又熟悉!我看見奶奶穿得密密實實的,穿梭在蔗林裡,去摘除甘蔗的老葉,葉子會把她的手和臉劃了一道道的口子,一不小心還會刺傷她的眼睛,而她依然笑著,閒暇的時刻,砍來一截甘蔗,用她僅剩的幾個牙齒慢慢咀嚼那種甘甜。奶奶把牛拴在路旁,用甘蔗的葉子餵它,老牛的嘴巴不停地嚼著,那一雙大而溫和的眼睛眨呀眨的,尾巴在不斷的抽打著身上的蚊蠅,累了,老牛乾脆坐在地上,瞇了眼睛享受著。甘蔗林中吹來柔和的風,甘蔗林外是奶奶甜甜的夢!   門前的矮牆長滿了青苔,輕輕地撫摸,好像害怕驚醒什麼?是害怕驚醒那些夏夜的故事,還是害怕驚醒一個夢?一個聲音來自身後,大伯的一句話,粉碎了我的幻夢!多年以來埋藏在心底的思念和希望,在瞬間被擊潰,眼淚像開了閘的水一樣,再也止不住。我從來就沒有相信奶奶已經病故,我明明還看到她在風中衝著我笑!我明明還看到她為我抹去淚珠,還罵我傻!我明明還看到她在後山晾衣服,依然是那麼硬朗的腰身!我明明還看到她開門迎我回家,心中的欣喜明媚了她的笑容!她不是還在後屋殺雞嗎?她不是正因為我的回來而笑個不停嗎?她不是又準備了許多的話要與我說嗎?我衝進她的房間,些許陽光透過石縫斜射進來,迷迷離離,那張古老的床已被收起,陰暗的屋子再也看不見她的影蹤;我跑向後屋,灶台依舊,而冷清的樣子卻讓人心酸,想起多少個冬天,祖孫倆坐在灶台前,紅紅的火光映照著我們,是多麼的溫暖!我跑向後山,黃皮正在開花,番石榴正結著小果,而我的奶奶呢?在哪裡?在哪裡?兩隻燕子一前一後劃出美麗的弧線,飛進老房子,又飛了出去,壁簷上依舊是它們的家,從春天到夏天,在這裡哺育兒女,奶奶告訴我,燕子是我們的朋友,不要驚動它們。可是當它們再回來時,你又在哪裡?   我從來都不像現在這樣的孤單與無依,也從來不像現在這樣的空虛與索然,蘆葦草一樣在風中流浪。鄉里的人來來去去,每一個人都會提起往事,我想對他們笑,擠出來的卻是一張哭泣的臉,我也知道奶奶年事已高,終有一天會離開我,我也知道奶奶走的很輕鬆,沒有拖累任何人,我也知道奶奶沒有遺憾,心安理得走完了一生!可是,我是她所有的感情寄托,是她所有的牽掛和思念。我剛滿週歲的時候,她將大米磨成粉煮成糊,一勺一勺地餵我;怕我凍著,冬天的夜晚總是用火籠給我暖被窩;怕我餓了,總是打聽誰家殺豬,無論多遠都要去買上一些,然後拿鹽醃上,煮飯的時候放上一塊,我吃瘦肉,他們吃肥肉;我病了,她把我緊緊地抱在懷中,生怕病魔會搶了我去。她寵著我,愛著我,無微不至地照顧我,一直到了上學的年齡,她堅持要讓我回城裡讀書,在她轉頭的一剎那,我看見她的眼睛裡滾動著不捨的淚珠,重重地砸在我的心上。從那以後,我總是在心裡默默地禱告,奶奶,你一定要等我長大,一定!可是,她沒有等我長大。她走之前是多麼希望能見我一面,而我卻沒有回來!想起那個冬天的清晨,很冷,她搓著雙手,為我準備好了行李,一直送我到路口,開學了,我不得不離開她。風輕揚她的白髮,朦朧中看不清楚她的臉,只見她一直揮著手,就那樣一直揮著手,竟成永訣!在她的墓前,說不出話來,青草萋萋,已是陰陽相隔!   我走了,因為在這裡,每一塊土地都有她的腳印,每一個山坡都有她的身影,每一寸的空氣裡都流淌著她的氣息,每一個晨昏都有她留下的話語。所以,我不得不走了,帶著殘碎的夢,帶著無奈的追憶,帶著奶奶永遠的溫和與寬容,永遠的無畏與愛,走了!   是什麼/打濕了我的眼睛/草尖上晶瑩的露珠/還是那溫軟的鄉音/撫摸門前的矮牆/滴答的簷雨/擊碎我的舊夢/戀家的燕子/還記得年年春回/而那位故去的祖母呢/再沒回來!再沒回來!

| 5th Jan 2012 | 一般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